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每闲话

木每闲时乱说话

 
 
 

日志

 
 

(小说)英雄美人  

2009-05-05 10:4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  我为谁憔悴

凭栏听涛,美人月下抚琴,夜雨习习,无人归。

终是一辈子的相思,或长或短。

 

李林出身将军世家,自幼聪明好事,能文能武,深受远近喜爱,与宰相宋诺之千金宋辰汀订了亲,两家一文一武,朝廷上下无不因此更畏退三分双方势力。皇上英明,自小将皇太子与李林相伴左右,共进共退,两小无猜,私交甚好。

宋辰汀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性格温顺,早知要嫁做李家儿媳,更对李林百依百顺,另眼看待。李林直言快语,读书过目不忘,习武更是英姿飒爽,自小习惯众星捧月,一笑置之,早知要与美若月娥的宋辰汀共结连理,更加心思笃定,立志精忠报国。

皇帝驾崩,太子继位,因眼看两人青梅竹马一路走来,逐赐朝廷皇家喜宴完婚,李林连升三级,位居皇帝左右,名号“御钦大将军”。

宋辰汀绣了各种各样的绢帕带在李将军的身上,还填了辞做了曲唱给他听,想这十几年的才艺都为了夫君积蓄,有朝一日恨不能顷刻间全部付出。李将军家有贤妻关照,外有皇上器重,外加天性善良坦率,经常直言朝政令文武百官有所微辞。

这一年,外夷频频入侵冒犯,胆大妄为,放言要过境入京,当朝之上,众臣齐言慎重行事,惟李林一言盖之,请命率京兵三千骑与边疆兵马会合迎战,不胜不归。

当夜皇上赐酒送行,令牌在握,国家安康勇担于肩,生死置之度外,豪饮之后作别众座,回到府上,只见宋辰汀安坐厅前,似是哭过,泪眼婆娑,举目相望,不舍,忧怨,隐忍,委屈,牵挂……和看得到的爱意都在眉梢。

一番云雨一番温存一番送别前的嗔怪,好男儿从温柔的怀抱里勇敢地站出来,即便战死沙场,也死而无憾。

初战告捷,一路阻挡蛮夷于边疆之外。这一日,蛮夷干将声东击西,率精锐兵马从侧翼围攻李将军,李将军飞鸽传书,将计就计趁内虚之机请皇上调兵直捣蛮夷腹地,两面夹击,彻底灭蛮夷势力。

当廷之上,皇帝眉头紧锁,文武百官,吵吵嚷嚷,无人赞同。集中我朝兵力击敌人之虚,若也被敌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被人将计就计反攻入京,岂不是空了家门任人宰割?

被蛮夷挑衅事小,被灭国事大,一但听信错言,就算是“御钦大将军”的人头落地又岂能承担重责?

三思,三思,再三思。

如果不派援兵,李将军必死无疑,但臣之死比起国之难,孰轻孰重?江山不能毁于一旦,英雄可以死于一战。

宋辰汀泣不成声,连夜书信进谏皇上,本是一代女流不该谗言朝政之事,苦之实无为李林进一利言之人,就连宰相老父也无能为力。

念童年旧情,念曾相救之义,念当初不顾生死请命边关之浩然正气,念李家宋家世世代代供侍朝廷之面……念什么可以抵得起国家生死攸关的份量?

孤军奋战,李将军与几名干将被团团围困,蛮夷传令,生擒李将军,重赏黄金万两,每个干将都有赏金数千,明码实价,人墙重重。李林被俘。

众将被蛮夷请入账内,酒肉满席,歌舞侍候,多日疲惫应战,早已决心一死,何惧蛮夷软硬兼施?李林坐在一处默不做声,众人所望。吃,横竖一死,还能耐我何?

入夜,各自入帐,重兵把守,茶点丰厚,却无人前来“过问”,问候也好,问斩也罢,偏是毫无声息。

李林辗转难眠,总要留一条命再震将威,死亦何所惧,生亦何所求,大丈夫言出必行,使命在身,怎能离去。

想起宋辰汀泪眼凝望,心中酸楚,待来世再报,必要好好待她,心中默念无数次珍重,心是一横,她必以我为荣,儿女若情长,英雄必气短。

审时度势,传书有误还是皇帝听信了谗言弃他于不顾?蛮夷生擒大将军究竟意在何处?皇上能否英明,听信忠臣进言,有力抵御外侵,也不枉李将军客死它乡之耿耿忠心。

有人推门而入,惊艳之女子,气质袭人,虽蒙着面纱却形容逼人,声音缓缓——

你是李林李将军吗?久闻大名,今天得以一见,小女子三生有幸;李将军的所有诗辞歌赋已被小女子整理成册,在此想请教李将军几个问题。

塞外狂风大作,竟遇知己,异族血脉,同为诗醉,谈古论今,相见恨晚。

小女子离去之时天已放亮,临别前掀起面纱,原是绝美佳人,雪白肌肤,明眸皓齿,一转身的羞涩抵过世人一世芳华。

轻说一句:李将军,我走了,记住我的样子。

再望窗外,恍如隔世,疑是梦中场景,可字句已在心间铭刻,怎可相忘?

若是蛮夷的逼供伎俩,未免太过高明。

未久,消息传来,蛮夷首领入幕接见,亲自送来美酒佳肴。李林侧卧不起,不屑一顾。对方礼谦客让,愿以宫殿庄园良马侍卫换得李将军“弃暗投明”,李林冷笑,简直笑话,只要本将军活着,必要提着你的人头回京请命谢罪。

言语之间,掌声响起,有人进来,是昨夜不速之女,竟是蛮夷公主。

一片沉静,蛮夷公主跪于众座之间:如果李将军不愿与本族同享荣辱,那么小女子愿与李将军共付黄泉,请父王成全。

三番五次,李林终于知道,皇上身边亲信早已被人埋伏,连他闲时诗辞作赋也被人轻易流传;公主义无反顾,以身相许,誓死相随;父王礼贤下士,通情达意,身边勇士尽是豪爽之辈,极少蝇营狗苟之类。

人是肉,情是血;谁是谁的英雄,谁还在乎后世人如何评说。

李林依是李将军,只不过成了蛮夷的将军,蛮夷的驸马,后来死在蛮夷的土地上,终身未曾回家。宋辰汀终生未嫁,英年早逝,死后依是李家的儿媳。

 

风沙起,金戈醉,我为谁憔悴;人生一世,英雄美人,留得谁人夜夜相思泪……

 

来生  我爱得还是你吗

北京,风沙季节,吹人的脸,夹着沙,容易想起过去的事。

金逸蒙到北京的第一个月里就找到了工作。创作部总监何铭西是个和蔼却要求很严格的男人,他对她很好,望她的眼光总是别有心思。

她加班,他也在,于是请她吃宵夜送她回家讲很多关于他童年的往事。后来他不可遏制地喜欢她了,于是把她调到另一间广告公司离开两个人在一起的麻烦之地,从此开始了相亲相爱的相守生活。

他问,你来自草原,一定会骑马、射箭吧;她说,那是祖辈们的生活习惯。她出生在城市,与北京只有量的差距,没有质的区别。

他带她跟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喝酒划拳聊天无所顾忌,朋友们纷纷感慨何铭西这回真的动了真情,要收山了。

言外有话,金逸蒙知道何铭西是风流才子,曾经恃才放荡不羁,毕竟是拿过世界级创意奖的广告精英,国产的本已不多,数到何铭西这里已是顶尖里的骄傲了。

日子久了,还是很爱,不如结婚吧,于是就结了。

结婚以后心就静了,怀了宝宝,告诉他以为他会惊喜,他沉思良久,勉强笑笑说,想好了要生吗?她突然发觉,他心不在焉。

很久没跟他一起出走江湖,他不再带着她,她依然美丽,穿得性感而恰当,但是他眼里已经看不见了。

有别的女人存在。

如果一个人心里留了空间,迟早都会有人进去填空的。何况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年青漂亮的女子。

一筹莫展。她找他谈话,看着他喝酒,这边谈着那边电话响了,他说对不起,有客户找,匆匆离去,一桌子饭菜一口未动就凉了,心也凉了。肚子估计很快就大了,要不要这个宝宝,在她的民族眼中流产是不道德的。

她如此爱他,想生一个属于他们俩的作品,爱是她的权利,就算有了其他女人,也不能阻挡她去爱。

她一个人挺着肚子,工作,赚钱,准备生产;他很少回来,象征性地留一些钱,有时候是狠着心转身离开,对,他答应他的新欢,淡出他的家庭,也淡出他该付的责任,谁让他爱上了她,他就要为爱负责任。

有些男人是为爱负责任,有些男人是为家庭负责任,女人的幸运不过就是碰上什么样的男人而已。

宝宝降生,是儿子。他到医院接她,看见宝宝幸福地笑了一笑,抱了一抱。月子里,他难得地做了几次饭,他总有短信息,有时候回有时候不回,她这样看着他,反而心如刀绞。

出了月子,含着眼泪把儿子送回老家,又回江湖。勤奋,朴实,所以很快独挡一面。有客户表示好感,钻石级单身汉,年少多金,温文尔雅,做品牌的儒商。她退,他进,了解她很多,一不小心就流下委屈泪水,他拥她入怀,如此美丽善良的女人,怎会有如此狠心的男人伤害,不如尽早弃暗投明,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吧。

何铭西回来,喝醉了,蜷在沙发里鼾声阵阵,金逸蒙走过去,替他脱掉衣服,他突然抱起她,失声痛哭:我对不起你们母子,我怎么办,我离不开她,可我心里真不愿意这么拖累你,离开我,你会找到更好的男人……

遇到这样的事,天知道该怎么办。她还是爱着他,看他哭都会心疼,他无论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他觉得舒服一点,快乐一点。

她的心里都是他的痕迹,还有他们的儿子,她放不下。不可能爱别人,就算偷欢,也不可能在一起生活。她觉得自己中了邪,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

有个星探在街上给了她名片,请她去试镜,于是就去了,给一家杂志拍了一组服装场景片,很漂亮,有粗犷的神情又有温柔的妩媚,大胆地露了一条完美的腿,高矮适中,胖瘦得当,她的五官具备古典美人的轮廓却充满现代美女的神韵。

相继有人来找她拍片,模特公司要签约三年,想来想去,一口青春饭,在镜头前职业地作态,不适合,于是谢绝,找些有感觉的东西闲时去玩玩还好。

有时候清醒地想了想,如果这样,不如离婚吧,儿子满周岁,可以离了。离了就离了。何铭西什么都没留下,走的时候很凄凉,双方都尽力地表示平淡,他亏待了她,她无条件地任他来,放他走,她还怕他感觉痛苦,临走还说,欢迎你有空来坐坐。

他搬来和新欢共同置办的家,都是美丽的女人。新欢处处刁难,吵架的时候,任性又恶毒,但他与她在一起就觉得像被下了蛊,爱的时候爱不释手,恨的时候咬牙切齿,两个人相守,常常颠三倒四,不在一起就是牵肠挂肚。

新欢本来是个小文员,他带她入道,变成小文案,后来变成策划,总监助理,最后他投资给她开了一间小广告公司。

他最近很少接到大单的生意,一些琐碎的东西令他烦恼,包括这些家庭爱情责任之类的东西令人有深陷囫囵的危机感。他把心思放在与新欢的小广告公司上,一手一脚。新欢是个聪明女人,很快就身入角色,渐见起色。

好景不长,新欢挤入广告界,应酬不断,毕竟是漂亮的聪明女人,既会周旋又会经营,何铭西发火,张三李四王二这些人,不要跟他们混在一起;新欢横眉倒竖,不跟他们混在一起,跟你一个人混?公司的业务发展这么好,你以为都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和经验吗?

无语。

事实如此。

想起金逸蒙,不如去坐坐。原来的家明窗净几,前妻是个安静的女人,有安全感,还有愧疚感。他在她面前不像在新欢面前那么肆无忌惮,她给他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说不清楚。

金逸蒙把儿子的照片给他看,问他,我是不是前世欠了你,赶着这辈子来还你。

何铭西说,那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她,这辈子先是还她,下辈子再还你?

金逸蒙转身去厨房洗碗,谁愿意要下辈子的幸福?这辈子的爱就在眼前,看得见摸得着,就是要不到,而且下辈子,我爱的还是你吗?

 

后记:

小时候无数次被英雄美人的故事打动,拼命想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美人,然后在生活中寻找属于我的英雄。

英雄为博佳人一笑一掷千金、赴汤蹈火,美人回眸一笑与英雄一见钟情,三生三世,永不相忘,那些可歌可泣的传说,荡气回肠。

所谓英雄,对国家的忠心、对女人的忠诚、对家庭的忠厚,是不是可以三全;所谓美人,对男人的期待、对命运的期望、对幸福的期限,是不是可以无限放宽?

真实的生活是:完满是不可能的。

谁是谁的英雄,谁是谁的美人?我所探讨的不是忠诚与否背叛与否或者几世轮回的问题,我只是很置疑:为什么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不能成就一段简单、善良、禁得起时间推敲磨砺的爱情和婚姻。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