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每闲话

木每闲时乱说话

 
 
 

日志

 
 

等我们长大吧(小说)  

2008-10-12 17:28:2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艳照门事件之后,我再也不敢说自己喜欢陈冠西了。诗暇喜欢周杰伦,她总是被有特殊才华的男子所吸引,比如说体育系那个打破全国大学生长跑纪录的长发男生,还有音乐系那个乐队主唱,创作型实力派偶像。而我喜欢阳光型的大男孩。

“你不觉得陈冠西看上去很阳光又和蔼可亲吗?”

“是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害死多少女孩子,搞到人家嫁豪门也告吹,贤妻良母都做不成,最惨是阿娇……”诗暇熟稔所有娱乐人士的八卦,她毕业去做政治老师真是浪费,中央委员可能一个不知,八卦趣事她无所不知。

“你说男人会不会都大同小异,网上调查说很多男人羡慕他呢。”我搞了搞新电的头发,是我特别喜欢的小卷发。

“男人的确是坏东西,所以我们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你说我们会不会很容易就被男人欺骗了?”

“你说呢?”

“我不知道,你呢?”

“如果是周杰伦来骗我,骗就骗吧……”

 

诗暇是一副随时等待恋爱的样子。她留意所有的男生和男老师,当然也留意着所有娱乐界人士,后来扩大到文化界和体育界,我常常说诗暇,就算你留意全世界所有的男人,最后属于你的也只能是一个,诗暇的理论是,即使选一个,也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选一个,而不是从眼前这些可怜虫里拨个大虫子出来。

比如徐涛,普普通通的男生,就愿意跟在诗暇身后被呼来唤去。可能在诗暇眼里,他连个大虫子都不是。

可是,要知道再过几年,可能我们身边这些可怜虫男生们成熟了之后,也会成为各种各样事业有成的商人或者老板,难不成也会去欺骗女孩子,对吗?

“对,你觉得谁最有潜质?”诗暇具有天生的八卦潜质。

“不好说,南英平有点像。”我若有所思。

“他?不像,并不是家里有钱长得帅就会去欺骗女孩子,你是不是怕他会欺骗你啊,他是有点喜欢你啊。”诗暇的嗅觉真的灵敏,上周我收到南英平的信息,他说周末如果我想去逛街,他愿意陪着我一起。很暖昧的意思,他与女生都保持着绝对距离,很少说话,突然发短信说要陪我逛街。

“是吗?你不要瞎说,他怎么会喜欢我。”说到这里有点脸红,心里还是觉得他是有点喜欢我的。

要不要告诉诗暇那个短信?她如此八卦,她知道就相当于被全世界知道。每天装作若无其事,余光里察觉到他的注意,要不要回复他,去还是不去?

 

诗暇在镜子前不停地换衣服,神秘兮兮地问我,她穿哪一套衣服更显得成熟又可爱,性感又俏皮,我说那要看是跟谁约会呢?她不语,徐涛敲门来借政经笔记,诗暇的课堂笔记是全系出了名最完美的一个。她问徐涛我穿这套蓝色好不好看?徐涛说,好看。诗暇说,你也不懂什么叫好看不好看。

徐涛一脸悻悻地离开,留下诗暇又开始一套一套装备,怎么装备都不满意。

“许慧,我打算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必须要替我保密。”诗暇终于开口。

“好,只要你不全世界去宣传,我肯定守口如瓶。”

“我今天要去见一个男人。”

“嗯,肯定不是去见女人。”

“我从来没见过的,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个成熟并且成功的男人。”

“是吗?难不成是网友?”我想起来诗暇总是半夜还泡在网上的。

“恭喜你,你答对了。”诗暇幸福地望了我一眼。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知道,你肯定会提醒我小心别被欺骗了。”

“我现在就感觉到你已经被欺骗了。”

“欺骗我什么?骗我的时间吗?我们至今还没有见过面,我们付出的时间是对等的。”

“你们约了去哪里?什么时候?”

 

天有点闷。我建议诗暇最后选择了校服:你是一个在校的学生,你们在网上神聊了半年,你的性格爱好特点他不会因为你穿了什么而更加在意,是不是?你希望他觊觎你的美色吗?他是一个成熟又成功的男人,会更喜欢纯天然的本色女孩子,是不是?成熟女人的浓装艳沫他一定见得多了,你要与众不同,不能反而随波逐流了……还有,为什么约周末的晚饭?为什么不是午饭?外面坏人很多,吃完饭月黑风高,你行不行?还有还有,他是不是已婚男人啊,诗暇,你清不清楚啊?

最后我们决定一起去赴约会了。如果对方是一个很恶心的男人,我就借故说不舒服立即离开,如果对方是个理想中那么恰到好处的男人,我绝不许抢她的男友。我们假设了各种可能的情形,甚至还包括网上经常发生的八卦案例,不能喝陌生人送的饮料,不能跟陌生人去陌生的地方,不能跟陌生人在一起的时候离开座席……是的,坏人会下药,会把你带去无人的地方施暴,还可能偷走你的提包,很多可能都在实际生活里发生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宁愿冒着这些对在校学生来说仿佛枪林弹雨般的危险去跟男人约会,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值得,宁可错见一百,不能让一人漏网。

我们都穿着学校的校服,故意迟到了一分钟。男人拥有一张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面孔,以至于我们后来努力回忆都回忆不起来。他彬彬有礼,问我们喝不喝酒,喜欢吃什么菜,学校里的功课忙不忙,政治系毕业出来是不是要去做政治老师?会不会有点枯燥?学费贵不贵,老师好不好……他是学理工出身的,竟然对文科学生这么多的不明白。

当然我们也问了很多问题,比如做老板工作忙不忙啊,怎么想起来去学校的论坛上回贴子,有没有结婚生子啊,如果我们要做社会调查可不可以去他的公司啊,诸如此类,越谈越陌生。

诗暇好像不太高兴了,在桌子下踢了我的脚。他没说自己结没结婚,岔开了话题。临走,我们一起走到门口,他还邀请我们要不要去咖啡厅里坐一下,我说等下次你再约诗暇吧,我今天要赶着回家。

然后我叫住了他,我说你忘记给我们名片了。他笑了笑,说在车上,下次再给。

分手,我回家,诗暇回学校。

我已经回复了南英平,约了周日上午去逛步行一条街。他说中午请我吃比萨饼。

 

南英平真的很帅,又高大又英俊。当他出现的时候,我心跳得厉害。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喜欢我。

“为什么要陪我逛街?”

“喜欢不行吗?”

“你喜欢我什么?”

“我对漂亮的女孩子不感冒,我喜欢聪明的女孩子。”

“那你是说我不漂亮了?”

“我觉得你漂亮。”

“那你的意思是别人觉得我不漂亮,只有你觉得我漂亮了?”我心里笑个不停,嘴上故意刁难他,偏要看他怎么答我。

“我不知道怎么答你了,你在欺负我。”他竟然这样直截了当把我的话掐断了。这个可恨的帅哥。

必胜客里人很多,还要排队,饿得饥肠辘辘,他说,你做我女朋友吧;我说,我饿的时候不考虑这个问题;他说,你可以带着问题回家,明天答复我;我说,我容易忘记,那你记得提醒我吧;他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爱抬扛;我说,我就喜欢对你抬扛,不喜欢吗?

我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一直抬扛抬到天黑,真正的月黑风高。

 

周一返校,诗暇有些低落,我才想起那个男人,本想与她分享与南英平的进展,话到唇边又咽下了。

“那个男人后来又联系你了吗?”

“发了信息。”

“你喜欢他吗?”

“不。”

“那你怎么不高兴?”

“他好像不喜欢我。”诗暇翻了翻眼皮。

“你知道他真实姓名吗?”

“李焕。”

李焕的一切就是这样暴光在我们面前:1967年6月30日出生,巨蟹座,某大学化学系研究生毕业,分配到某科研单位,1998年因事故离职,下海经商,2001年离异再婚,2004年又离异,2006年再婚……

诗暇看完这些资料之后冷笑了一下,这个男人在学校的论坛里给她回贴,一直聊天,对她充满了关怀和爱护,居心不良。

“许慧,你有没有请你爸帮你查一下南英平的家史,是否有不良纪录啊?”诗暇一脸坏笑。

“如果他想骗我,骗就骗吧。”

“也是,如果说徐涛会欺骗我,打死我也不信,他会骗我什么。”

“男人太多了,还是从我们身边这些可靠的男人开始吧,如果是徐涛,估计是你欺骗他。”

“我?怎么可能?求我骗他我都不愿意!”

“等我们长大吧,估计总有一天,我们会心明眼亮地把坏男人看透,到时候就轮到我们骗他们了……”

 

让我们记下这些快乐的青春岁月,渴望被世界爱护与拥抱,又充满恐惧与徬徨,我们早晚要面对的爱情如果突如其来,就让我们做好迎接的姿态吧。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